中华网家电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业 界/ 互联网/ 行 业/ 通 信/ 数 码/ 手 机/ 平 板/ 笔记本/ 相 机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快讯 > 正文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2022-04-11 19:40:40 来源:人民日报

《防疫期间最可爱的人》《南山巨变》《春日雨山湖》

防疫期间最可爱的人

——临 衡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两个发生在大雨夜的感人故事。

作者简介:任伊临,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报 告文学研究会中华文化传承委员会专家委员。曾在报刊上发表了 《西西》、《沸腾的田野》、《三访老街》等散文和近二十首诗 歌及数十篇学术论文。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苍松傲雪》、《1876 年的新疆》,长篇小说《拓荒曲》、电视文学剧《左宗棠征西》 和两本学术著作, 参与主编、出版了《献身边疆教育的人们》、《去 新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等两本纪实文学集。

乌鲁木齐市继今年 2 月发生疫情之后的三个多月,再次出现 疫情。为此乌鲁木齐市在 7 月 17 日,按下了暂停键。公交车、地 铁停运,自驾车不得出行,居民居家,每天测三次体温,用微信 报告社区干部。小区封门,单元封门,居民和外界断绝来往,上 不了班,上不了街,买不了米面、粮油和蔬菜,生活发生困难。 疫情无情人有情,在这全市共抗疫情的困难时刻,乌鲁木齐市各 社区的包户干部(关内称网络员) 站出来了, 志愿工作者站出来了, 菜铺老板、商店老板站出来了, 他们积极行动, 为群众排忧解难,写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谱出一支支动人的歌曲,他们和站在抗 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一样,成为抗疫期间最可爱的人。

抗疫以来, 社区包户干部、志愿工作者、菜铺老板、商店老 板演绎出的动人故事,太多太多。这儿,我先用亲身经历,讲述一个是社区包户干部,深夜冒雨送菜的故事。

七月中旬,单元封门,我所住的市二中家属院,失去了往日的生气,既听不到孩子的喧闹声,也听 不到成人的谈笑声, 只能听到夏风吹动院落里的圆冠榆、苹果树、榆叶梅等花木的树叶, 发出沙沙的响声, 听到活动在树丛中的麻雀等小鸟吱吱渣渣的鸣叫声, 除此什么声音都没有, 全院静悄悄。7 月 26 日上午,我的手机突然响起“当、当、当”的声音。哦,来微信了,我急忙打开看,是西河坝社区包户干部古丽发来的通知: “单元门已开,请大家立刻下楼,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单元门已封闭了几天,我所住的单元,算我在内,有四家年龄 70 以上的老师,买菜发生困难,赶忙利用这个短暂见面的机会,委托我替他们三家买菜。核酸检测结束, 我回屋后, 立刻给前天古丽领到院里卖菜时认识的刘金锁师傅打电话。他回答:“要买菜吗?行。但今天,我也要做核酸检测,菜送不过去,明天一定送给你们”。7 月 27 日中午,我又给刘师傅打电话,询问送菜的事情。他回答,我正按照你在微信上发来的菜单,给四家包装 蔬菜, 今天买菜的人特别多, 一时离不开, 估计要到下午九点左右才能送去, 到时候,你到院门来取就行。话音未落, 古丽拿着封条上楼对我说: “叔叔, 社区刚接到上级通知, 天山区疫情严重, 决定从现在开始,在全区实行‘三封’—— 封院门、单元门、住户门。现在我来封你们家的门, 从即刻开始, 你不能出门了。” 听后我想,刚刚我和刘师傅在电话中讲好买菜的事情怎么办?我如实地将它告诉给了古丽。她从我手中接过手机,对刘师傅说: “师傅,菜包装好后先放着,明天我派人去取。”说完后,她给我的房门贴上了封条。

古丽走后不久,乌鲁木齐刮起大风,不一会儿又下开了瓢泼大雨。我站在房子里,能听到屋外滴滴 嗒嗒的雨声, 抬头看窗外, 能看见院子里的树枝都被雨水浇得低下了脑袋, 人民路的街面也淌开了水。嘿,好大的一场雨啊!十一点半,手机响了, 我打开看, 是刘金锁师傅打来的。他告诉我: “你们四家要的菜, 我已经送到你们家属院传达室,请你下来取吧”。我回答:“单元门、家门已经封闭,我下不去了,请 你先放着,我马上告诉古丽,请她想办法处理”。放下电话,我立即给古丽发微信: “刘师傅已经把菜 送到传达室, 怎么办?是我下去取呢, 还是按刚才封门时你说的, 明天上午社区派人取来, 送给我们四家”。 古丽发回微信: “叔,既然菜已经送到, 我会处理的, 你不能启封下楼。这会儿, 我正忙着,等忙完后, 我马上给你们送去”。

怎能老给古丽添麻烦?因为她刚上来为我们封门回到社区,怎么又能让她冒着大雨来送菜?可不让 她来, 又该怎么办?正当我在房子里反复琢磨时,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 雨点打在玻璃窗上, 都成了水流, 直往下淌。我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时钟,时针和分针已经重叠一起,十二点了。雨这么大,时间这么晚, 古丽还能来?我估计不会来了。想到这儿,我准备铺床睡觉。此时,突然听见有人轻扣房门。我连忙推 开看,见是古丽。只见她手里拿着一把合着的伞,旁边还站着一位小伙子。见到她,我愣了一下,她真 的冒着大雨送菜来了!古丽见到我后,马上让站在旁边的小伙子,把一大包蔬菜递给我说: “叔,菜已 经给你们送来了”。接过塑料袋的时候,我看见雨水正从她拿着的雨伞顶端,滴滴嗒嗒的流到楼道上。 看到这一情景,我心中涌起一股热浪。因为古丽已身怀六甲,听人说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平时行动就不 太方便, 何况这会儿又是深夜十二点, 她却挺着个大肚子, 冒着大雨,为我们四家送菜……我连忙道谢, 准备送她俩下楼。古丽说: “叔,你不能出门,我还要封你的门”。我只好提着装菜的塑料包,回到了房子里。

另一个是卖菜老板刘金锁师傅,雨夜漂泊街头的故事。

我从古丽手中接过蔬菜包,回屋的当儿,手机响了,打开看是刘师傅发来的视频。我看见出现在视 频中的汽车挡风玻璃上, 尽是雨点。同时视频中响起刘师傅的声音: “叔叔, 你看我在哪里?家里的门封了, 我回不去了。今晚我要在马路上漂泊了, 漂泊! ”。看到视频, 我感动地想, 怎么能让刘师傅在大雨天 漂泊街头,回不去家呢?我得帮他想点办法。想到这儿,我立即打电话对刘师傅说,我准备给我所在的 社区打电话,请他们给你家启封,好让你回家休息。他回答:“我们两家不在一个社区,你们的社区管 不了我们的社区。我给你们送菜的诺言兑现了,但我也回不去家了,看来今晚只好漂泊街头了”。看到 刘老板发的视频, 听到刘老板说的话, 我的心中又泛起一股热浪。刘老板为了兑现给我们四家送菜的诺言,却因家门被封,回不去家,要冒大雨,漂泊街头,在车上过夜!

这是两个发生在大雨夜,让我激动的故事。除此之外,全民宅家,同抗疫 情时期,又有多少发生在我们身边,值得点赞的事情?只因我已宅家,不能外 出,了解不到更多的信息而已。我只能再说几件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

先说我们的包户干部古丽,7 月 18 日,封院门的第二天,为解决居民的 吃菜问题, 是她领着刘金锁师傅和另外一家卖菜的师傅, 到院落里为我们卖菜。 封了单元门后,又是她挺着大肚子,每天亲自上门为我们测体温,送防疫的中 药水和莲花清瘟胶囊。三天前,我、老伴和楼上黄老师家的药吃完了,还是她 挺着大肚子,冒着酷暑,帮我们两家去自治区二医院取药。以后我又经常在微 信中,看到她为包户的群众买菜的信息。听人说我们社区的包户干部,在新冠 疫情发生后, 心中只装着群众, 从不计较上、下班的时间, 吃住全在社区, 24 个小时都不回家。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说完包户干部, 再说我们院子里的志愿者和小超市老板。7 月 27 日“三封” 后,院子里的志愿者穿上白色防护服,为院落里每家居民拿垃圾,买菜送菜, 测体温……志愿者不仅有大人,还有小孩,有的还一家两口都是志愿者。我们 院子里有一位叫王肇涵, 小名涵涵的小志愿者, 他只有十一岁, 疫情没有爆发前, 他还经常在院里和邻居的孩子打打闹闹,逗着玩儿,有时还和我这个喜欢孩子 的爷爷玩。现在,他却像个小大人一样,穿上防护服,为人们拿垃圾袋,扛面粉袋,送蔬菜袋(我认为,小孩 当志愿者,精神可佳,但免疫力 差, 让他们当志愿者不应提倡) 。 他们家除了涵涵外,他的父亲王 向坤也是志愿者。除志愿者外, 我在微信上还看到一些蔬菜店的 老板,他们在店里,按照居民发 过去的菜单, 往塑料袋里装好菜, 写好门牌号码, 送到居民所住的 院落门前。他们的劳动量,比封 门前不知要大多少倍, 可却没有 人因为麻烦,抱怨一声。小超市 老板也闲不下来, 坐落在离我家 不远的西河坝后街和人民路交汇 处, 有一家叫“伯士多”的小超市, 老板叫唐炜。8 月 3 日, 我家的牛 奶、酸奶吃完了, 我打电话给他。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他回答: “货是有, 但我也被封在店铺里出不了门, 你能不能请院落里的志愿者来取”, 我答应了。正当我准备联系院落里的志愿者时, 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看,是我们院里的志愿者唐煜翔。他告诉我,是唐炜打电话给他,让他去取货, 送给我的。唐炜认识我,知道我是耄耋之人,所以没等到我按他的嘱咐去联系志愿者时,就主动联系志 愿者送货上门。考虑得多么周到啊……

听了我讲的发生在我身边的这些故事后,有人可能会问:你讲的这些故事,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事情。在乌鲁木齐市全民抗疫的日子里,随时可见,随处可见。他们不就是帮老百 姓拿个垃圾, 扛个面袋, 送个蔬菜和货物吗? 还用得着大书特书?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 那就错了。请 大家仔细想想, 新冠肺炎肆虐, 感染者在逐日增加, 社区包户干部、卖菜老板、小超市老板、志愿工作者, 又不是“铁人”?他们就不怕病毒传染?他们就不想保护自己?可是, 他们为了让全市居民能够舒心宅家, 阻断新冠肺炎的传播链,早日打赢防控疫情的攻坚战,却勇敢地站出来。正因为有了他(她) 们,才使 得乌鲁木齐停摆后,全市四百多万市民能安心宅家,万众一心,共同抗疫。他们的行动,虽然没有像中 国人民志愿军战士那样,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用刀、枪抗击美国侵略者,保护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 全, 也没有像医生、护士等白衣天使那样, 战斗在抗疫第一线。但他们却冒着有被新冠病毒传染的危险, 用行动保护全市人民的生命。他们参加的这场战斗, 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 他们舍小我保大我的精神, 不就是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所说, 是“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的精神”, 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因此他们和站在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一样,都值得大家点赞,都值得我 们大书特书,都称得上抗疫战线上最可爱的人。

正因为在严峻的抗疫战争中,我们国家有了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这样一批最可爱的人,才阻断 新冠病毒继续蔓延的趋势,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抗击新冠病毒,没有让它传播扩大的国家,得到了举世瞩 目的赞扬。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中,我们虽然取了巨大的成绩,但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应当向 这些抗疫战线上最可爱的人学习,和他们一起战斗,争取早日打赢这场防控疫情的人民战争。

写于 2020 年 8 月 6 日晚 12:30 2021 年 4 月 6 日晚定稿

南山巨变

我有多年没有去南山风景区,近几年,应朋友之邀,去了几趟南山风景区的水西沟和天山大峡谷,深感南山及其景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得都让我难以置信。

南山风景区隶属乌鲁木齐县,在天山支脉喀拉乌成山北坡,因位于乌鲁木齐市区以南,所以俗称南山。

南山风景区各景点距乌鲁木齐市区五、六十公里不等。景点集中在前山多条纵向平行的沟谷中,这些景点都由沟壑、溪流、山坡、草原和森林组成。景区内景点众多,自西向东著名的有:甘沟乡的菊花台和西白杨沟,板房沟乡的东白杨沟,水西沟乡的照壁山、庙尔沟和大西沟,托里乡的苜蓿台等。这些景点各有特色:菊花台海拔2000多米,是—个缓坡倾斜的洪积扇台面,阴坡塔松荫翳,阳坡绿草茵茵,春夏时节,野菊遍地,花色金黄,繁花似锦,蜂蝶纷飞。西白杨沟的沟壑两边,云杉连峰续岭、奇峰突兀峥嵘、淙淙溪流穿行在沟底嶙峋的怪石之间,沟中有一飞瀑,高七十多米,宽两米,十分壮观。东白杨沟内,谷底宽阔,群峰对峙,古树参天,芳草萋萋,一条长八公里的山溪,清澈甘洌,轻吟浅唱,迤逦而来。景区内时而山雨淅沥,雾岚笼罩;时而雨霁日出,云蒸霞蔚。照壁山形似金字塔,山谷内有一条长达十公里的溪流,两岸悬崖对峙,地形险峻。谷内森林茂密,环境幽静、时有马鹿、狍子、野猪出没。庙尔沟的溪沟长约八公里,平均宽度约百米,沟口有一数百米长,近百米宽的缓坡草原台地。大西沟源头有五条现代冰川,最大的一号冰川,长两公里多,冰面裂隙纵横,晶莹蔚蓝,弧形的冰川终碛和喧腾的冰川河随处可见。苜蓿台是一个山顶草场,平台上绿草葳蕤、野花缤纷,仿佛一条锦缎敷设在山岭之间。

南山各景点虽各具特色,但因同处亚欧腹地,是天山的一部份,所以属同一类型的自然风貌,有许多相似和相同的地方。这些景点里山峦起伏,雪峰高耸,冰川晶莹;这些景点里岩石奇特,沟壑纵横,泉水淙淙;这些景点里林木葱郁,花草遍地,景色迷人;这些景点里溪水清凉,空气新鲜,环境幽静;这些景点里还常有野生动物出没,以典型的山岳森林和草原牧场的风光,吸引游人。南山景区里还居住有哈萨克居民,有着浓郁的民族风情。

南山风景区,夏季凉爽,空气清新,是避暑游览的胜地;冬季暖和,积雪丰厚,是滑雪运动的场所。它以天山风情的特色,吸引着八方游客。

说起南山风景区不能不使我想起它的旧貌。

南山风景区在唐朝时是著名的狩猎区,在清朝时是有名的牧场,虽然开发很早,但因地处偏僻山区,又和乌鲁木齐隔有几十公里的戈壁荒漠,在交通、通讯落后的年代,山区的偏僻、闭塞,和几十公里的距离,足以使人望而却步,难知实情。因此直到清朝前期,南山风景区还披着极其神秘的面纱。这从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两则故事中可见一般。一则是“红柳娃”的传说。说在乌鲁木齐南郊深山中,牧人经常会看见一些高尺许的小矮人,他们在红柳花盛开的季节,常攀折红柳枝条,将它盘成小圈,戴在头顶,男女围成圆圈,在一起唱歌跳舞。有时还会跑进牧人的帐蓬里偷吃食物,如被发现,关将起来,他就跪着哭泣。如把他抓住不放,他就绝食饿死。如将他放了,开始他不敢快走,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如发现有人跟着,就跪下啼哭;如发现无人跟踪,他就快步疾走,到了一定距离,估计人追不上了,就飞快地奔跑,蓦涧越山而去。但他们栖止的巢穴,始终没有人能找到。(《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三》)另一则是“鞭打裸女”的传说。说乌鲁木齐把总蔡良栋曾告诉人:“他刚到乌鲁木齐时,有一次去南山深处巡查。黄昏时分,发现溪流对面有人影幌动,他怀疑是玛哈沁(劫盗),就和带来的士兵藏在树丛中观看,看到有一位穿着军官服装的人坐在大石上,指挥一名士兵走进石洞,叫出六个女子,脱掉她们裤子,摁在地上,用鞭使劲抽打,打得她们凄惨地大声呼叫。打完后,这名军官带着士兵走了。挨打的六名女子颤颤巍巍地跪地送他们远去,直到看不见人影时,才抽泣着回进石洞。为了记住这个地方,他让一名体力强壮的士兵瞄准长在洞口边的一棵大树射了两箭,用来做标志。第二天他又回到南山深处,找到了这个地方,点上蜡烛进洞寻找,只见石洞弯弯曲曲,足有四丈深,他们走到石洞尽头,也没有找到这六名女子的踪迹。”他讲完后又加上一句:“正不知道我昨天看见的军官是人还是仙,被他鞭打的六名女子又是什么?”(《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五》)纪晓岚记录这两则离奇古怪的传闻,从一个侧面反映清朝前期,南山地区还是一个经济十分落后,与世隔绝的地区。不然怎么会产生上述两则让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解放后,南山地区的经济面貌虽然有很大改观,但自然经济小农耕作状况仍然存在。我1961年来新疆乌鲁木齐教育部门工作,那时还是国家困难时期,我经常会听有人说起到南郊戈壁上打黄羊的事,他们的目的或为补充粮食的不足,或为改善生活。这一行动足以证明南郊到那时还很荒凉,如果南郊经济像现在这样发达,道路纵横,汽车往来,这些野生动物还能存在?那时,我还曾多次带领学生去南山的板房沟乡、水西沟乡等地支援“三夏”、支援“三秋”,帮助生产队割麦子。我们出了乌鲁木齐市区,沿途看到的仍然是广袤荒凉的戈壁荒漠。生产小队的人口虽比前清时期要稠密,但人们还住在破旧、低矮的土坯房里,割麦子时用的是镰刀,劳动时用的是铁锨、砍土镘。生产队虽然将劳动者组织起来了,但过的仍然是自然经济的小农生活。生产队周围的生态环境变化也不大。用以前说的“山河依旧,人事全非”这句话来概括,一点都不错。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文革”后,因工作变动,我有将近二十年没有去南山,直到退休后的2012年夏秋,原工作单位的一些老朋友约我去南山西白杨沟、天山大峡谷和水西沟乡旅游,我才发现改革开放给南山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如果仍然套用“山河依旧,人事全非”这句话来概述,则应改为“山河巨变,人事全非”。

先从道路说起,过去走出乌鲁木齐南郊乌拉泊古城,前面就是荒漠戈壁,连一条正式的公路都没有,汽车只能在前车压出的车辙上行驶,不仅车身颠簸,而且车轮卷起的戈壁尘土弄得车上人灰头土面,没多久人人都变成了“白毛男”、“白毛女”。坐在车上,眼光倒可以极目远眺,但满目荒荑。戈壁滩上除了骆驼刺、索索等沙漠植物外,全是鹅卵石和沙质土,根本找不到一棵树。如今戈壁依旧,但已在上面修建了好几条宽阔平整的公路,公路两旁五十到一百米开外的地方,都栽上了行道树,有些地段,在行道树下还修了人行道。这些行道树虽大小不一、高矮不等、疏密不同,但已经成了林带,给公路建起了绿色屏障。除此之外,每隔一段路,就会在林带中看到牛、马、鹿、山羊、老鹰等野生动物和反应新疆风土人情的小品雕塑,真让我这个老新疆有一种旧貌换新颜的感觉。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到了水西沟乡乡镇政府所在地,你想找一拣土坯房都困难,看到的尽是砖瓦结构的楼房和小城镇的面貌。我站在乡镇政府附近的“南溪南路”上,看到的是一条铺设着水泥路面的笔直街道,街道两边还建有人行道。人行道和街道间修建有绿化带,绿化带四周围有涂着白漆、矮小的木质护栏,护栏内栽种着榆树,铺设有草坪,放有盆花。街道两旁是连片的小楼。楼房式样各异,有红色尖顶的二层楼,有白色平顶的三层楼。楼房四周大多配有花园式的院落,院落临街的一面都建有一人高的黑漆护栏。楼房的门口钉着门牌,有些楼房的底层就是铺面,铺面上方挂着“和民蔬菜粮油店”、“小田农家餐厅”、“便民旅店”等牌号。在商店外的街道边,我还看见太阳能节能路灯和停在门口的小卧车。如果不是透过街巷看到这些楼房背后,有依稀熟识的、青黛色高山和山坡草坪上白色的蒙古包,以及在山坡上悠闲吃草的牛、羊,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儿就是我二十多年来支援“三夏”、支援“三秋”,收割过麦子的农村?我很有可能会把它当成一个乌鲁木齐附近的县城或郊区的小镇。

乡镇所在地的面貌变了,隶属这些乡镇的景点呢,是不是也产生了巨变?回答是肯定的。变化最大的是板房沟乡照壁山和它周围的地区。2012年我和友人来该地区旅游,该地区已扩建为三面环山,规划总面积1038.48k㎡,平均海拔2020米的天山大峡谷。该地区将当年流淌在照壁山东面涓涓小溪截断,在溪口修筑了大坝,“高峡出平湖”,将溪流变成名为碧龙湾的水库,在水库里停放着供游人乘坐的豪华游轮。为吸引游人眼球,还在水库里养上白天鹅,又在水库上游建造人工瀑布,建造人工景点。为了让游人有吃、喝、居住的地方,还砍掉水库东面大片林木,修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照壁山庄,在山庄前修起了广场、停车场和人工湖、曲桥、凉亭等。在照壁山庄西修建盘山公路,直通山顶,达海拔2449米的高山草甸。草甸上有一座水质幽深清澈、美丽的天鹅湖。天鹅湖东侧,和湖泊相连的是海拔2500多米的乔亚草场。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草场上山坡平坦开阔,绿草如茵。草场内牛羊成群,白色的毡房散布在山坳、湖边,是哈萨克牧民的家园。除这几处景点外,天山大峡谷景区还有照壁山、五道凹沟、哈熊沟、牛牦湖等景点。走进天山大峡谷景区,当年照壁山的自然风貌已荡然无存,要不是导游介绍,我一点都认不出这就是我1992年八月,为组织单位活动,来这儿住过一个夜上,当时曾被林木繁茂、山风清新、杨花似雪、环境幽静陶醉过的小山村。

南山地区其它景点的变化虽然没有天山大峡谷这么大,但多多少少都有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是在景点内修建了疗养院、度假村、别墅群,修建了滑雪场,和住在南山地区少数民族思想观念的改变。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乌鲁木齐和外地的一些企业、商家看到南山旅游发展的潜力,开始在南山附近投资修建疗养院、度假村。到了九十年代末,南山一带旅游度假村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水西沟的银都度假村、东白杨沟的绿野山庄,就是典型。除此之外每到一个景点,都可以看到座座别墅掩映在翠林丛中,点点毡房散落在开阔草坪之上。这些景色足可说明南山地区已今非昔比,产生了巨大变化。

除疗养院、度假村、别墅群的建设外,南山地区还修建了水西沟羊圈沟的五棵松滑雪场、平西墚的丝绸之路滑雪场、东阳台的银峰滑雪场和白云山滑雪场。让人们冬季也可以来旅游和进行冰雪运动。

南山地区的变化还表现在农、牧民的思想观念上。改革开放前的农、牧民由于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过惯了自然经济的生活,基本没有商品经济观念。而今,农、牧民建的“农家乐”、“牧家乐”随处可见,哈萨克牧民在传承和保留原汁原味的民族风情的基础上也有了商品经济意识,他们在自己住的房子或毡房外扎上一两顶蒙古包,除了向游人提供住宿外,还可以帮游人加工带来的食物,或向游人出租做饭工具。2014年七月二十八日,朋友邀我去鹰沟乡游玩,车子进沟半小时多,经过一处蒙古包,一位哈萨克年轻孕妇伸手挡住车子,邀请我们进她的蒙古包做客。朋友下车和她协商,她答应卖给我们新鲜的羊肉,替我们烤肉串,做抓饭、老虎菜(一种洋葱、西红柿拌辣子的凉菜),为我们提供午餐和午休地方。谈成后,我们将车停在蒙古包旁的空地上,我们则顺山沟进山“观山景”去了。两小时后我们尽兴而归,吃了这位年轻哈萨克妇女提供的一顿可口的哈萨克风味的午餐。闲聊中,我们了解到这位孕妇还是一位师范毕业生,她认定家乡的旅游业大有前途,所以毕业后决定返乡搞旅游业,而且对现在的生活还挺满意。按过去的观念,当一名小学教师是拿工资的人,生活是有保障的,可这位孕妇却宁愿放弃当教师的“铁饭碗”,回山沟从事旅游业经营。这位年轻哈萨克妇女思想观念的变化,既说明南山地区旅游业的发展,也反应了当地农、牧民思想观念的变化。更何况,鹰沟乡还不是南山地区著名的景点,这里的农、牧民思想观念都有如此大的变化,何况其它地区?

南山地区旅游业的发展和当地农、牧民思想观念的变化,才造成了南山地区的巨变。

今天我们进了南山,夏季既可以在景点骑马,合着悠扬的铃声,感受山区清幽奇险的自然风光;也可以在阳光抚摸下,半躺在绵软的草坪上,看蓝天上的苍鹰盘旋,吸着林木、青草散发出的清新空气,尽情地享受远离都市的那份惬意和从容。冬季既可以在景点享受“山舞银蛇”的美景,也可以到滑雪场滑雪,尽情享受冰雪带来的乐趣。此时此刻,你还会想到纪晓岚二百多年前写的“红柳娃”和“鞭打裸女”的传说吗?你还不会感受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给南山地区,给咱们国家带来的巨大变化和勃勃生机吗?!

我在感受南山地区巨变的同时,更希望南山地区是在保护生态环境前提下的巨变,不要因巨变而使生态失去了平衡。

春日雨山湖

春天,不管在哪个地方,都是一个百花争艳、万紫千红的季节,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江浙一带的春季,由于气温高、湿度大,时间长、花草遍地,莺歌燕舞,尤为美好,所以对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大学毕业后我到乌鲁木齐工作,感觉这儿的春天不要说和江浙一带,就是和黄河流域比较,也有很大的不同。乌鲁木齐的春天,不仅来得晚,而且短暂。在黄河流域已春暖花开、绿肥红瘦的时候,这里还冰天雪地,满树黑色干枝,就连最耐寒的松柏,此时也仍然和冬天一样,还是墨綠色的。这种情景要持续到四月下旬,到了这个时刻,人们才会感到些许春意,可还没等到人们听见春天的脚步声,突然间暖风吹起花千树,各种艳丽的花朵一齐唱起了春之歌。可惜是,还没有等到人们聆听、欣赏够时,表演者就匆匆卸装,收起了歌喉。所以在乌鲁木齐,对我这个在浙江长大,对春天有着深刻印象的人,对春天总有一种捉不住、看不夠、欣赏不足的感觉。慢慢地,青少时铭刻在头脑中春天的印象逐渐淡薄了。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退休后,我曾到海南三亚当“候鸟老人”,想在那儿找回失落了的春天的印象。遗憾的是,三亚的春天也不是我记忆中的春天。在那儿,春天倒不短暂,但却过于漫长。在中原地区最寒冷的“三九”天,三亚最低的气温也接近二十度,即便到了“冬至”,人们还可以穿短裤生活。更惊奇的是生长在这儿的一些水果和水稻,几乎没有和中原一样“春华秋实”的规律。街道旁边的莲雾(水果名),一棵树与一棵树之间开花结果的时间都不划一。今天这一棵莲雾的果子熟了,旁边的一棵还刚开花。

郊区的水稻田,今天这一块在插秧,旁边的一块却抽穗了。给人的感觉是,三亚没有春夏秋冬四季分明的区别,只有雨季和旱季的不同。

近两年我住到了安徽马鞍山,我脑海中淡薄了的南中国春天的印象又复酥了。市区中心的雨山湖公园更是如此。因此,我喜欢马鞍山的春天,特别是雨山湖公园的春天。

马鞍山是全国优秀的旅游城市之一,其中雨山湖公园起了很大的作用。雨山湖公园占地一百四十多公顷,仅湖面就有八十一公顷。整个公园里水面辽阔,树林茂密,花木众多,碧草如茵。公园里,清溪流淌在林木之间,湖泊镶嵌于绿地之中,群鸟鸣叫于密林之内,鲜花四季不断,景色优美,风光旖旎,空气清新,是马鞍山市的天然氧吧。到了春天,整个公园充满了诗情画意。

让我们走进雨山湖公园,欣赏马鞍山的春天吧。

春天总是伴随着鲜花降临大地,雨山湖公园也是如此。最先向人们报告春讯的是腊梅花和腊瓣花,它俩在春天还没有来临时,就已在“鹃岛”和“滨湖长廊”附近开出黄色花朵,散发出逗人喜欢的芳香。等到春季来时,梅花开在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在其他花还没有开放的时候,我们在“梅园”的湖泊周围、“暂亭”的坡地上、林木间,就看到了梅花俏丽的身影。白色的、粉色的、浅绿的、深红的花朵,吐出长长的花蕊,绽放在虬枝上,招揽游客驻足观赏,告诉游人,春天到了。随后,迎春花、金钟花、二乔玉兰、白玉兰、辛夷花、桃花、李花、二月兰接踵绽放。迎春花、金钟花将黄色小花挂在枝头;二月兰将紫色的花朵铺满一地;白玉兰、辛夷花将白色或带有紫红色晕的大朵鲜花开在枝条顶端;栽种在“旱溪”边、“水塮”旁的桃花,将花色各异、单瓣、重瓣的花朵摆滿枝头。到了仲春时节,海棠花、紫荆花、绣球花、樱花、牡丹花登上了春天的舞台。粉色的海棠花和娇嫩的绿叶相配,挂在树梢,满树俏丽;大朵深红、粉红、雪白的牡丹,在绿叶襯托下,在“牡丹园”内开出雍容华贵、富丽端庄的花朵;日本早樱、日本晚樱,两种不同颜色的樱花,先后簇拥枝头,如云似霞,满树烂熳,芬芳四溢;由许多小花组成的白色、浅绿色的绣球花花团,从叶片中露出脑袋,展示自己的风采。春深时,粉红的紫叶李,雪白的梨花,细条深红色的红花继木,红色、粉白、白色的杜鹃花,成片成片地在公园内亮相,尽展丰采。除了鲜花外,鸡爪槭和一种我叫不出名称、栽种道边的灌木也令人注目,它俩的树叶颜色紫红,顶在枝条上,完全可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以和鲜花媲美。春姑娘艳装登场,将公园里草本的鲜花铺了一地,将公园里木本的鲜花挂满树梢,它们相互比美,争奇斗艳,将整个公园打扮得花团锦簇,艳丽异常。春天走进公园,如同走进了五彩缤纷的童话世界。不管你走在湖滨、路边,或走进林木之间,都可以看见鲜花的身影,都可以激发起你的诗兴,让你对花当歌,唱一支春的赞美歌,吟一首春的赞美诗。

春天里,公园里的湖也是美丽的。雨山湖的湖面虽没有洞庭湖、太湖这么浩渺,也没有西湖、昆明湖这么艳丽,但在城市中,有这么一泓颇具规模的湖水,也是少有的。晴和的日子里,我们站在湖滨东面“滨湖长廊”内,环视宽阔的湖面:湖南,公园入口处的路边,二球悬铃木苍翠高大;湖西,“爱情小道”边,香樟树新生嫩黄的叶片,迎风招展,刚发芽的柳树垂下枝条,蘸水摇曳,岸柳花堤,水树一色;湖西南角“鹃岛”一带,更是林木繁茂,景色如画。被绿荫包围的湖面,在柔和的春阳照耀下,无风时水平如镜,微风时鳞波叠起。到了双休日,情侣和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坐着式样不同的游船,乐悠悠地荡漾在浩浩春波间,欢声笑语飘荡在粼波之上,给春意盎然的湖面增添了不少生气。下雨时刻,烟雨笼罩湖面,水上烟雾腾腾,景物濛眬,如将孟浩然《临洞庭上张丞相》中的诗句稍作改动,变为“春月湖水平,函虚混太清。气蒸雨山泽,波撼皖诗城”,用来形容细雨中的雨山湖也未尝不可。傍晚和夜晚观湖也不错。傍晚,夕阳在云层中西斜,澄红色的光芒近似扇状在西天漫射,将天空染成橙红颜色。雨山湖西岸的建筑物和苍翠的树木在夕阳余辉下变成一片暮色。夕照下的湖面,呈现出不同色彩的画面:夕阳直射下的湖水变成金黄和橙红相结合的一条光带,横亘湖面, 光带两边则是泛着橙红色鳞波的湖水。暮色苍茫,天水一色。入夜,雨山湖周边亮起黄的、红的、白的、紫色的湖景灯,它映和着湖滨高高低低建筑物上的灯光,投射到湖水中,墨黑的水面上出现了无数星星点点的反射光,恰似群星落平湖,平湖映星空,成了一幅极为美妙的雨山湖夜色图。

提起雨山湖公园的春天,不能不提到位于公园西南端,和公园“南园”、“北园”隔湖相望的“鹃岛”。这个集山石、小溪、幽径于一体的小游园,春天更是景色如画。环岛栽种的垂柳,垂下似发辫的绿丝绦,迎风摇曳。点缀在绿树丛中,经冬不败的山茶、茶梅,满树焉红。黄艳艳的腊梅提前报春。高大白色的玉兰,浅绿色的绣球、粉红色的贴梗海棠在春天里,夹杂在荗密的绿树丛中争相开放。最让人叫奇的是,到了春深的五月,各色杜鹃花,低的紧贴地面,高的高过人头,开得满岛灿烂。缺了“鹃岛”的春色,雨山湖公园也能为之扼腕。

任伊临教授3部作品

春天,公园里的人气逐渐旺盛,气氛逐渐热闹起来。退休的老人,走到公园里舒展筋骨。年迈的祖父母,领着小孙孙走进公园戏耍。年青的父母亲,或抱着小孩或推着童车,进公园㳺玩。花丛旁、树荫下、草坪上,随处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最热闹的是,年青的父母领着孩子在草坪上放风筝。父母手中用转轮捲动着线绳,将鹞鹰状、蝴蝶状的风筝放飞上蓝天。孩子们看着迎风升空的风筝,高兴地拍着小手,跳跃着、奔跑着、欢笑着,有些还随性之所致,在草地上翻起跟头。绿草地上漾起了阵阵稚嫩的笑声,让春天的雨山湖公园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春天里,马鞍山的天空和生活在雨山湖公园的鸟类也和平时不同。天空在晴和的白天是蓝蓝的,春日的阳光是柔和的,暖暖的。“扑面不寒杨柳风”,刮到身上的春风,也是暖烘烘、舒舒服服的。飘浮在蓝天的云团如絮,云丝如带,可以引起人们许多联想。春天里,生活在雨山湖公园的鸟类也开始活跃。喜鹊、鹧鸪、八哥、白头翁、百灵鸟、麻雀……等,在苍翠的树丛中忙碌着、欢叫着。求偶的鸟声特别响亮、清脆,它们抖动着翅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觅食的鸟妈妈则在树丛中、草坪上翻飞,为雏鸟寻找食物。走进公园,到处可以看见鸟的身影,听到鸟的叫声。嘤嘤鸟鸣,翔翔其羽,鸟类的活动也为雨山湖公园的春天增加了自然和人类和谐共处的色彩。

我被雨山湖公园春天美丽多彩的春色和欢快的气氛所陶醉。淡薄了多年的南中国春天的形象又在我脑海中复活。

当我沉醉在雨山湖公园的春色中,徜徉在雨山湖公园的春景中时,我常常看到园林工人在公园内忙碌的身影。他们中有些在修剪枝条,有些在铲除野草,有些在搬放石块,有些在栽种苖木。园林工人用辛勤的劳动装点着雨山湖公园的春天。近两年来,园林工人在国家重视生态环境建设,投资改造雨山湖公园时,对原有的绿地、景点加以改造、整修,修建了“玉兰园”、“梅园”、“牡丹园”、“桃花岛”、“秋景园”、“水榭”、“樱花园”、“砂石场”、“亲水平台”等景点,使雨山湖公园的春天更为靓丽。

雨山湖公园的春天既是大自然赐于的,更是园林工人用劳动创造的,是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为雨山湖公园的春天增光添彩,也为马鞍山的春天增光添彩。我虽然已到垂暮之年,但我却梦想着返老还童,也想和园林工人一起,用自己的劳动,让雨山湖公园和马鞍山的春天永驻人间。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关键词:

把道路景观树变成人工储备林

2022-03-16 10:22:20把道路景观树变成人工储备林

宫和科技新发明,1/f 波动感受自然律动

2022-03-09 15:08:41宫和科技新发明,1/f 波动感受自然律动

阿里发布女性创业报告,助力多元化与平等就业

2022-03-08 16:40:08阿里发布女性创业报告,助力多元化与平等就业

喂!给设计们,十万大奖为川茶省级大区域品牌形象升级

2022-03-03 13:29:26喂!给设计们,十万大奖为川茶省级大区域品牌形象升级

梦洁“中国红,梦洁红”献礼传统文化,备受消费者喜爱

2022-02-15 14:12:26梦洁“中国红,梦洁红”献礼传统文化,备受消费者喜爱

人口老龄化加速 家电“适老化”需求规模扩大

2022-02-07 15:41:24人口老龄化加速 家电“适老化”需求规模扩大

相关新闻